你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>要闻报道>>内容

初心在烈火中淬炼-追记鄂州市鄂城区沙窝乡牌楼村干部万桂芳


来源: 日期:2019-10-31

初心在烈火中淬炼

——追记鄂州市鄂城区沙窝乡牌楼村干部万桂芳

郑博、蔡亚文,鄂州日报20191031


“锤炼忠诚、干净、担当的政治品格。”这是鄂城区沙窝乡牌楼村女干部万桂芳写在笔记本上的最后一句话。

9月23日上午9时许,由于旱燥天气持续数月,牌楼村十一组荷塘边山体突发火情。正在参加沙窝乡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的万桂芳,匆匆离开会场,奔赴火场。

下午15时左右,噩耗传来,带领群众救火的万桂芳,在保护大家安全疏散后,倒在了离着火点最近的地方。

她未留下任何遗言,但同事在清理她的遗物时,发现那未做完的笔记,记录着一个共产党员对初心和使命的诠释。


人们找到她时,她还保持着灭火的姿势

赶去救火路上,万桂芳碰见村民冯加胜,“走,快跟我上山扑火。”

“这么危险的事,女人家何必逞强。”冯加胜调侃两句,就追了上来。两人关系很熟,他常叫她“女汉子”。

一个多小时后,火势得到控制。“你回去休息吧,这边有我就行。”冯加胜发现,万桂芳的鞋底已被烧穿,袜子也烧了个窟窿。

她随手扯了把枯草,攢成草绳,将鞋子绑在脚上,“没事,要把火彻底打熄,不然不放心。”

冯加胜有些感动,掏出手机将这个场景拍了下来。没想到,这竟成为万桂芳留下的最后影像。

“九组后山火势大,需要支援!”11时许,另一个火场传来消息。“还是我去吧,你们留下继续把火扑干净。”万桂芳不顾疲惫,再一次奔赴一线。

由于退耕还林多年,后山的植被生长茂盛,罕见的干旱天气让这些枝叶一点即燃。风从山窝里吹过,变了方向打着转,把火苗卷很高,不断有砰砰的爆炸声。火点从一个爆发成几个,万桂芳带队和另一班人马分头围攻。

火势蔓延迅猛,离村庄越来越近。“大家赶紧回去清理房前屋后易燃物。”万桂芳拼命喊:“快跑!快跑!”

当大家慌忙跑到半山腰,老党员何元洪发现万桂芳不见了。他心头一沉,拔腿折回火场,但火势太大,已难再进入。

待消防队员赶到扑灭火后,何元洪去刚刚跟万桂芳一起救火的地方,他细细查看发现人并没有在那里。

村民在通往火场深处的路上发现万桂芳的遗体,距离和大家分别的地方有一百多米。她保持着奋力救火的姿势,受气浪冲击仰面倒地,右臂高举,手指连同灭火拖把被烧断……


“她但凡为自己多想一点,就不会出事”

“这傻闺女,咋不跑呢?”何元洪淌泪,“她救过多次火,该晓得那有多危险!”

没有人知道万桂芳为何不选择逃生,而是前行。重访她牺牲的地方,坎高坡陡风疾,一米多高的茅草与荆棘、灌木密密交织,除了火烧过的地方,几乎无路可走。

万桂芳倒下的位置,是最靠近村庄的火点。站在这里甚至可以听见山下汽车的鸣笛声、孩子的哭闹声。生命的最后时刻,她心里在想些什么?是否有对年幼子女的牵挂、对爱人的不舍?也许她还在担心父老乡亲是否安全。

何元洪几度哽咽,他猜测:“北边还有一群人在扑火,万主任是不是担心他们没跑,所以才往里冲?”

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,支撑着她奔向灼热的火海?也许信仰里藏着答案,初心是有温度的,它的温度比火更高。

“她但凡为自己多想一点,就不会出事。”冯加胜了解万桂芳的品性。他清楚记得,2015年冬天,一处稻田上的杂草着了火,可站在田埂够不着,万桂芳当即脱了鞋袜,站在田间积水里用拖把打了近一个小时,上岸后,脚冻得没了知觉。

目睹了太多次打动人心的瞬间,许多村民和冯加胜一样,出于敬佩,对万桂芳号召的事,都积极响应。

冲在前面,何止救火一线!2016年大汛,她主动要求守江堤;暴雨来临时,她抢先爬上牌楼大港摇闸门……危险面前,不甘人后,是因为将群众冷暖挂在心间。

冯加胜是到达万桂芳牺牲现场的第一个人。那天,听说万桂芳失踪,他与乡亲们跑遍山间寻找,一部烧焦的手机让他的心紧揪。冯加胜带着不安走近,当看清眼前的景象时,他说不出话来。那个刚刚还笑声爽朗的人;那个把好用的灭火工具换给他,叮嘱他要注意安全的人;那个常对他喊“冯哥,跟我去做点事”的人,此刻,已面目全非。

“她的右手烧没了,肯定因为一直在扑火,拖把着火了才会把手烧成那样呀!”这个一米八的汉子掩面痛哭。

当冯加胜等人抬着万桂芳的遗体缓缓下山,守候在现场的市委书记王立、市长刘海军以及市、区、乡干部群众无不潸然泪下。


“妈妈是为救火牺牲的,是我们的骄傲”

“如果以后别人问起你的妈妈,你会怎么说?”万桂芳的爱人龚自华抱着不满7岁的小女儿,他想宽慰孩子几句,却觉得如何措辞都心如刀绞。

“妈妈是英雄,是为救火牺牲的,是我们的骄傲。”孩子扬着稚嫩的小脸,懂事的叫人心疼。

龚自华常年在外打工,他们育有一子一女,儿子今年刚考进鄂高,女儿才上小学,孩子十分依恋母亲。在一篇作文里,儿子记录着母亲对自己的教导:“在这个世界上,我们不能左右别人的决定,但我们可以左右自己,所以,我们要拼尽全力去做好自己。”

爱人离去十余天,龚自华像老了十岁。前一晚两人还在视频谈论孩子的学习,再见已是阴阳两隔。

万桂芳的婆婆70岁了,体弱多病,媳妇出事前,她们一直睡在一张床上。

“好孩子,你咋忍心丢下妈。”老人把万桂芳的照片揣在怀里,泣不成声,“我老伴卧病在床,小芳端屎端尿,直到他去世。后来又每晚陪着我,可现在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。”

万桂芳的家庭并不宽裕,她留下的痕迹里,依稀可见这位女主人对生活的热爱。院子里种了许多花花草草,窗台上摆着一大排多肉植物。给女儿买的头花、发卡还摆在客厅里,许是那天给孩子扎完辫子没来得及收拾……

背过孩子,龚自华泪流满面,“如果出事的人是我多好,这个家里不能没有她。”门前的柿子树挂了果,龚自华望着柿子树发呆,恍惚间好像又听见妻子说:“柿子熟了,快去摘……”


“她离百姓近,所以百姓与她亲”

万桂芳的办公桌摆着她的工作笔记,还有尚未核对完的优抚对象资料。每天的重点工作被她写在不同颜色的小纸条上,贴在最显眼处。

2003年,万桂芳从华容区段店镇骆李村嫁到牌楼村,2006年进入村委会,负责农林、扶贫、妇联、财务工作。

防汛、抗旱、防火这些关键节点,她能“挑大梁”;村里68户贫困户、183人的情况,她能“一口清”;她组织舞蹈队,将妇女们从牌桌带到广场;她将村里账本管得一清二楚,人人信服。

“她离百姓近,所以百姓与她亲。”牌楼村老支书龚自双说。

贫困户龚桂枝到村委会办事,还没进门就习惯性地唤“小万”。“进来看到座位空着,才想起来她已经不在了。”老人泪水止不住地流。

“前不久她还打电话问我今年有没有种棉花,说种棉花有补贴,要帮我寻棉花苗种。她对贫困户的事,比我们自己还操心。”龚桂枝儿女不在身边,万桂芳常挽着她说:“婆婆,我不就跟您女儿是一样的。”

9月30日,万桂芳出殡那天,沿途两公里路边站满村民,甚至有人从外村、外地赶来。不少贫困户、残疾人克服身体不便,坚持要来送她最后一程。“闺女,让我再看你一眼。”龚桂枝扒在灵车旁,哭到晕厥。

“为全村86位残疾人更换第三代残疾证”“巡查秸秆禁烧”“申请牌楼村文体活动中心建设”“核对民政五保户、残疾人两补”……万桂芳的工作实绩记录停留在9月23日。

“这班岗,我们替她守下去。”正值森林防火关键时刻,从国庆至今,市、区、乡干部自觉取消休假,学习万桂芳精神,奔走在以森林防火为重点的平安稳定工作一线。牌楼村四处可见的防火标识,党员志愿者带上红袖章,进行义务巡逻;村民自发守在山脚下,协助开展出入登记工作;沙窝乡已启动防火隔离带建设,将村庄与山地、坟山与林地隔离,以人防、物防、技防,势必打赢森林防火这场攻坚战。(郑博蔡亚文,鄂州日报20191031


主办单位:中共鄂州市委组织部 地址:鄂州市滨湖北路市政府大楼
邮编:436000 网站管理 技术支持:湖北锦森科技有限公司
访问次数:2139260